<i id='n0ek4'></i>
  • <dl id='n0ek4'></dl>

    <code id='n0ek4'><strong id='n0ek4'></strong></code>

  • <i id='n0ek4'><div id='n0ek4'><ins id='n0ek4'></ins></div></i>

    1. <tr id='n0ek4'><strong id='n0ek4'></strong><small id='n0ek4'></small><button id='n0ek4'></button><li id='n0ek4'><noscript id='n0ek4'><big id='n0ek4'></big><dt id='n0ek4'></dt></noscript></li></tr><ol id='n0ek4'><table id='n0ek4'><blockquote id='n0ek4'><tbody id='n0ek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n0ek4'></u><kbd id='n0ek4'><kbd id='n0ek4'></kbd></kbd>

      <ins id='n0ek4'></ins>

        <fieldset id='n0ek4'></fieldset>
          1. <acronym id='n0ek4'><em id='n0ek4'></em><td id='n0ek4'><div id='n0ek4'></div></td></acronym><address id='n0ek4'><big id='n0ek4'><big id='n0ek4'></big><legend id='n0ek4'></legend></big></address>
            <span id='n0ek4'></span>

            端得得幹午屈原散文

            • 时间:
            • 浏览:16

              乘騏驥以馳騁兮,來吾道夫先路也。身既死兮神以靈,子魂魄兮為鬼雄。端午節為瞭紀念屈原,這個傳說是如何來的?

              端午節裡想到瞭屈原

              我國人民為紀念偉大愛國詩人屈原,每年農歷五月初五都要過端午節,這個風俗後來傳到瞭朝鮮、日本、緬甸、越南、馬來西亞等國。

              屈原,生活在兩千三百多年前的戰國時代,年輕時就胸懷遠大抱負,表現出驚人的才能,得到瞭楚懷王信任,官至“左徒”,據司馬遷《史記》記載,他內“與王圖議國事”,外“接遇賓客,應付諸侯”,清明追思傢國永念是掌管內政、外交的大臣。

              戰國本是齊、楚、燕、韓、趙、魏、秦七雄爭霸的混亂時期,秦國任用商鞅變法後日益強大,常對六國發動進攻。當時隻有楚國和齊國能與之抗衡。鑒於當時形勢,屈原主張改良內政,對外主張聯齊抗秦,因而侵害瞭上層統治階級的利益,遭到瞭那些受秦國賄賂的楚懷王的寵姬鄭袖、上官大夫、令尹子椒的排擠和陷害。

              糊塗的懷王聽信讒言,疏遠屈原,把他放逐到漢北,結果楚懷王被秦國騙去當瞭三年階下囚,死在異國。

              屈原看到這一切,極端氣憤。他堅決反對向秦國屈辱投降,這遭到政敵們更嚴重的迫害。新即位的楚襄王比他父親更昏庸,把屈原放逐到比漢北更偏僻的地方。

              在長期的流放生活中,屈原沒有屈服。他堅持自己的政治主張,決不隨波逐流。拿起筆抒寫自己對祖國的熱愛,指斥“群小”誤國,為後人留下瞭千古不朽的詩篇。

              屈原是中國文學史上第一個最偉大、最傑出的浪漫主義詩人,後人稱他的作品為“楚辭”。代表作是《離騷》,這是屈原作品中最長的一首抒情詩,共三百七十三句,兩千七百七十七個字,詩中敘述瞭詩人為實行自己的政治主張所遭受的打擊和迫害,深刻表達自己內心的痛苦、對人民和對祖國忠貞不渝的感情。

              屈原在長期的流放跋涉中,精神和生活上所受的摧殘和痛苦是可想而知的。一天他正在江畔行吟,遇到一個打漁的隱者,隱者見他面色憔悴形容枯槁,就勸他“不要拘泥”、“隨和一些”,和權貴們同流合污。屈原道:“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意思是:我寧肯跳進江水中去,葬身在魚肚裡,哪能使自己潔白的品質蒙受世俗的灰塵?)

              公元二七八年,楚國的都城被秦兵攻破,詩人精神上受到瞭極大的打擊,眼看國破之難,卻又無法施83神雕俠侶國語免費展自己的力量,他憂心如焚,在極端失望和痛苦中,詩人來到瞭長江東邊的汨羅江,抱石自沉。他死時大約六十二歲,正是農歷五月初五。

              兩千多年的歲月,這在歷史的長河中不能算短短的一瞬瞭,可是盡管大江東去,暮往朝來,詩人屈原的形象卻依然留在人們心間。如今,每到端午節那天,人們仍要在江河裡劃龍舟,把粽子系上五彩絲線來紀念偉大的詩人屈原,可見詩人的作品和精神是永存的瞭!

              端午念屈原

              中國的傳統節日很有意思,每個節日都少不瞭和吃關聯,春節包餃子,十五嘗元宵,端午吃粽子,中秋品月餅,就連各種時令節日也離不開吃的,春分吃春餅,夏至撈面條。。。不一而足,其實,這背後的原因就是我們中華民族是一個酷愛美食的民族,不同的節日、節令弄點特色小吃其實圖的一個是西遊記吉利一個是快樂,每個節日節令都襯托著一種希冀而已。

              但是端午好像有點不同,這個節日與古人屈原聯系在一起,就有點沉重瞭,雖然也有龍舟競賽之類的喜慶,卻總也沖不去一絲淡淡的憂愁:一位愛國主義者把他的生命和這個節日攪在一起,總會讓人沉思,特別是當下這個時候。

              於是,在這樣的節日,除瞭吃的,我們有必要面對這種吃食的背後的故事

              屈原,戰國末期楚國人,官先至左徒、相當於今天的國務院總理,主管內政外交,修法明規,為內閣重要幕僚。後得罪楚懷王,為楚懷王不喜,謫為三閭大夫,相當於重點大學校長。最後終因為人耿直,屢薦逆耳之言,為兩任楚君所厭煩,終至流放,繼而絕望,投江明志,成為中國第一個最著名的自殺者。

              很多人對屈原的印象隻停留於浪漫主義詩人這一定義,其實,先拋開詩人這一層不說,屈原首先應該是一個有理想抱負的政治傢。作為楚懷王決策圈子裡的核心人物,屈原常與楚懷王商議國事,他章明法度、選賢任能、改革政治。他與著名的縱橫傢張儀和蘇秦屬於同時代,贊成蘇秦的合縱之策,反對張儀的連橫之策,堅決聯齊抗秦,使楚國成為僅次於秦國的強國,一度風雲際會於硝煙繚繞的戰國諸強,屈原也因此威望日增。

              但是,如果歷史就此發展下去,恐怕戰國的歷史就要改寫,中國五千年的歷史上也就會缺少一位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屈原雖然是一位政治傢,但是他也是一個有鮮明性格特點的人,他性格耿直,各種才能明顯高於同僚其他諸人,再加上因受楚王寵信,因而被楚懷王的小兒子子蘭、上官大夫靳尚和懷王的寵妃鄭袖等人的嫉恨,這些人又受瞭秦國使者張儀的賄賂,為一己私利賣國求榮,成功離間瞭屈原和楚懷王的關系,破壞瞭齊楚聯盟,並且於公元前305年,與秦國訂立黃棘之盟,使楚國徹底投入瞭秦國的懷抱,把屈原逐出首都,開始瞭流放生涯。屈原被逐但是忠心不改,一心指鬥羅大陸望楚懷王知錯能改,自己能再次受到重用,繼續實現自己的政治理想。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是:楚王昏庸無能,秦國背信棄義,被連橫策略瓦解瞭齊楚聯盟之後各個擊破,楚懷王被秦國囚禁而死,楚國屢吃敗仗,國力日衰。楚懷王死後頃襄王即位,沒想到屈原繼續不受待見,被放逐江南。公元前278年,秦國大將白起帶兵南下,攻破瞭楚國國都,屈原的政治理想破滅,對前途深感絕望,雖有心報國,卻無力回天,隻得以死明志,就在同年五月投汨羅江自殺。

              從政治結果上來講,屈原無疑是一位失敗的英雄,他懷百世不遇之才,縱橫八荒之志,為報楚懷王的知遇之恩,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但是他面對的是一群自私自利嫉賢妒能昏聵平庸的官僚集團的夾攻,縱是天縱奇才,但是結局可想而知。這究竟是為什麼?不可否認,屈原有他的性格弱點,比如他才大志高,一般人特別是那些趨炎附勢的小人他是不屑一顧的。子蘭、靳尚等人,嚴格說起來與他是不同政見者,但是從楚國的角度來講,子蘭、靳尚等人無疑是賣國的,因而屈原與他們的鬥爭屈原是正義的、愛國的,隻是作為楚國國君的楚懷王因智商和水平的原因看不透張儀佈的陷阱,看不透身邊勢利小人的自私自利,枉送瞭屈原的才幹和忠誠,稀裡糊度做瞭冤死鬼,可嘆可氣又活該。

              對於屈原,歷史上當然是褒揚的多。比如司馬遷的《史記。屈原列傳》中,贊揚屈原“其文約,其辭微,其志潔,其行廉”,西漢淮南王劉安也贊屈原“可與日月爭光”。但是也有類似東漢史學傢班固的異樣言論,他以為屈原應“即明且哲,以保其身”,他批評屈原不應“露才揚己,責數懷王,怨惡椒蘭,愁神苦思,強非其人,忿懟不容,沉江而死”。在他看來,屈高清日韓原太過耿直,不會中庸,另外不會“全命避害,不受世患”,活的不值,死的也不值。我看班固的看法類似於今天的某些人: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出頭的椽子先濫,得瑟沒好事,小心拉清單。常規點說就是個人不能太突出,太出位易死!

              屈原政治上的失意,成全瞭他在文學上的造詣,被放逐時由怨而生歌,賦《離騷》而明志:“雜申椒與菌桂兮,豈惟紉夫蕙茝?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明的是求索雖堅不改其志的決心;“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憂的是亡國百姓的民生之難;“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表的是為造福百姓不惜身患九死的不悔;“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慮的是對掌權人昏庸無能的失望。這樣一個憂國憂民,才大志高的人,即使求政失敗,其人格光輝足以照耀千古。

              今日之中國多麼需要屈原這種憂國憂民之高士!

              對瞭,寫這個文章的目的可不是給你的節日添堵,呵呵,過節嘛,還是以樂呵為主,順便憂國憂民一下也就夠瞭。

              端午時節懷屈原

              粽葉香飄,情濃人間;江河水滿,龍舟競渡。五月端午,人們在這樣一個既世俗又帶有幾分憂傷的日子裡,為自己和傢人過一個輕松的節,同時也是在為那個幾千年來依然活在無數人們心中的先賢過一個有點憂傷的節。

              端午時節,在各種媒體空間,我們看到最多的就是關於端午節的習俗由來和紀念緬懷屈子大夫的詩文圖畫。一個歷史人物能讓一個國度的人們長久地記在心上,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神奇力量在支撐知網著人們的精神信念?“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世世代代的人們自發地去傳播一個人的感人事跡,去弘揚他的偉大精神,這是一個奇跡,奇跡發生的背後自有其合理的歷史邏輯。

              屈原,一個早已跨越國界的歷史文化名人,他既是一個詩人,又是封建時代的一個政治人物。對屈原這個歷史人物,我最想要說的是,楚國政治大廈將傾、國運狂瀾既倒之時,屈原為何還要挺身而出予以扶挽?屈原以身殉國後的兩千多年來,人們到底在緬懷屈原的什麼精神?今天的政治人物應該要從楚國政權的興衰歷史中感悟到什麼?

              “沅湘流不盡,屈子怨何深。日暮秋風起,蕭蕭楓樹林。” 唐代詩人戴叔倫的詩歌《 過三閭廟》我最愛讀,因為這首詩最能引起我心中因屈原而起的悲愴之情。從屈原抱石沉江的那一天起,他怨恨悲憤的靈魂就一直在沅湘之畔的蕭蕭樹林裡飄蕩。在中華的歷史天空中,他一直瞪大著雙眼,在觀察著他曾經留下過流浪足跡的湘楚大地——楚國滅亡以來這片土地到底發生瞭什麼樣的變化?這裡的人們是否早已擺脫瞭當年楚國人民的悲苦命運?

              廓清歷史迷霧,人們早就看清瞭戰國後期兼並統一戰爭的歷史發展趨勢。戰國七雄逐鹿中原,比拼的是各國的經濟和軍事實力,靠的是各國統治者的戰略眼光、戰爭意志,憑借的是合縱連橫的外交策略以及爭奪天下人才的謀略手段等。秦國的幾代君王,有很多卓越的改革傢、軍事傢為其所用,有眾多的謀臣策士為其運籌帷幄,有更多的忠臣和勇士為其效勞,從秦孝公到秦始皇的歷代君王,他們君臣同心,夙興夜寐,勵精圖治,不斷開疆拓土,秦國最終成為瞭足以並吞天下、囊括四海、包舉宇內的政治軍事強國,而楚國當時的政治局面和形勢又怎樣呢?

              翻開塵封已久的歷史書籍,我們不難發現,楚國政權在一幫昏君佞臣的糟踏折騰之下,早已千瘡百孔、元氣大傷而無法站立。一種混亂不堪的政治局面無可避免地出現在楚國人民面前,結果呢?滿朝的文武百官都在醉生夢死,唯獨一個清醒的詩人士大夫屈原在為楚國的命運奔走吶喊?可惜楚國朝廷的許多顢頇官員卻麻木不仁,或裝聾作啞而渾然不覺。釜底火旺,釜水漸溫而遊魚不知,可悲啊,可悲!

              屈原參與楚國政治的前後幾十年裡,先有心害其能的上官大夫爭寵於國君面前,後有妖言惑君的鄭袖亂政,繼有胸懷狹窄的懷王稚子令尹子蘭胡亂謀劃。這些奸佞權臣在國君面前屢進讒言,百般陷害屈原,屈原縱然有天大本事,也無力革新楚國腐敗朝政。懷王和頃襄王皆昏庸無能之君,加之手下佞臣弄權作法,一個強大的好端端的楚國就這樣被這幫君臣毀瞭。

              屈原確實有著卓越的政治才能,他“博聞強志,明於治亂,嫻於辭令。入則與王圖議國事,以出號令;出則接遇賓客,應對諸侯”。然而,他又太理想化瞭,滿朝都是顢頇朽木之官,楚國政權江河日下,岌岌可危,面對這樣的可怕局面,屈原憂心如焚,可想而知。

              屈原最寶貴的品質就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執著求索精神,以及視國傢利益高於一切的愛國之志和體察百姓疾苦的憂民之心。“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豈餘身之憚殃兮,恐皇輿之敗績”,“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屈原把他對理想的追求之志,把他對楚國的摯愛之心,把他對民瘼的體恤之情全部化為瞭杜鵑啼血般的詩句,他為國為民而日夜呼號的心曲兩千多年來一直縈繞在人民心中。

              “屈平疾王聽之不聰也,讒諂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這是何等的痛苦。被疏遠流放之後,“屈原至於江濱,被發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這是何等的窘迫。“舉世皆濁而我獨清,眾人皆醉而我獨醒,是以見放”,這是何等的清白和清醒。

              漁父曾開導屈原說:“夫聖人者,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舉世皆濁,何不隨其流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啜其醨?何故懷瑾握瑜,而自令見放為?”屈原卻毫不含糊地回答:“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人又誰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常流而葬乎江嗜血嬌娃魚腹中耳。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之溫蠖乎?”,這是何等的痛楚和絕望!屈原隻有以死殉國,才能把他心中對楚國及其人民的千般之憂萬般之愛顯示天地之間。屈原最後抱石投江以死這一決絕勇毅舉動就這樣定格在楚國走向衰亡的悲劇歷史上,就這樣閃耀出長虹般的萬丈光芒而永留在中華歷史的長天之中。

              屈原以他眾多的楚辭體詩歌作品奠定瞭他在我國浪漫主義文學史上不可撼動的文學地位,這是後世人們都公認的事實。司馬遷對屈原的偉大著作離騷這樣評價:“《國風》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誹而不亂。若《離騷》者,可謂兼之矣。明道德之廣崇,治亂之條貫,靡不畢見。其文約,其辭微,其志潔,其行廉。其稱文小而其指極大,舉類邇而見義遠。其志潔,故其稱物芳;其行廉,故死而不容。”幾千年來,論及文學才華,有幾人堪與屈原媲美?

              “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屈原執著追求真理,最後以死殉國。他的壯烈之死沒能喚醒楚國昏君佞臣,但必將可以喚醒後世無數的為國執政者。君子不立危墻之下,屈原本來也可以和其他渾渾噩噩的朝中大夫一樣,可以不死,但他死瞭,這就是屈原的偉大所在。

              幾千年來,文學政治才華都卓異非凡者沒有幾人;幾千年來,中華民族的一個傳統節日與一個偉大的愛國志士有關,也隻有屈原一人;幾千年來,一直受到無數人們無限敬仰愛戴的歷史人物也可能隻有屈原一人。

              “推此志也,雖與日月爭光可也。”屈原,他以他卓越的文學政治才華、崇高的精神品質、獻身真理的勇氣為中華民族鑄就瞭一座高高的歷史愛情的開關豐碑,她將永遠矗立在華夏兒女的心中,與天地比壽!

              滔滔的汨羅江水日夜不息默默地流向遠方,愛國詩人屈原的動人傳說一直在沅湘流域流傳。屈原,一個文化符號,一個歷史印記,一個不朽的名字,誰能把您忘記?